历下区刘智远村拆迁办将秽物泼进了大明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历下区刘智远村拆迁办将秽物泼进了大明湖

帖子  xuanxuan521 于 周三 十二月 21, 2016 9:02 am


作者:程卫
据中国网地产频道等媒体报道,山东济南市历下区刘智远村村民王传珠家于12月12日 凌晨被人强拆,两位老人只得冒着零下4摄氏度的低温,将锅盆碗盏、棉絮等堆在废 墟上,无助地守护着已经惨遭毁坏的“家园”。据称当地调查组已介入调查,但能调查出什么结果,尚不得而知。而类似的强拆,仍在各地进行。
西方传播学的经典理论是: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这个理论,揭示了人类社会的普遍认知规律。早年中国开始进行城市扩张、商业圈地的时候,野蛮强拆常 常见诸报端,引发社会关注。原因就在于,当时的强拆对于国人,还是个新鲜事物, 属于很罕见的“人咬狗”现象,所以沸沸扬扬,关注度高。
然而现在,国内的媒体、自媒体,却鲜见报道强拆了。为什么?不是因为拆迁已经依法,野蛮强拆不见了。而是强拆在中国,已从罕见的“人咬狗”现象,变成了大家习 以为常的“狗咬人”现象。再加上各级管控部门的禁令,让野蛮强拆从民声沸腾,到掩耳盗铃。湖南龚雪辉事件之所以闹出大动静,倒下一批强拆官员,完全是因为强拆 搞出了令人发指的人 命案,激起了众怒。
至于打人伤人、推房揭瓦等强拆,简直就是小儿科。既没有媒体关注,也不会引起上 级部门重视,强拆相对人往往只能面临哭天无路、求告无门的境地。这样的现象,也 让强拆者心理上更加大胆,手段上更加讲究保证不伤人命的技术化。比如半夜放蛇、 砸窗泼粪、艾 滋 病毒携带者逼迁等,即使半夜上门,将强拆对象绑了扔到几十公里外 的野外,再推倒房子。只要没有搞出人命案,往往就不了了之。
媒体报道称,济南历下区刘智远村王传珠等村民家,已不是第一次遭遇强拆。此半年多前,四名戴鸭舌帽的男子拎着四桶大粪,大半夜窜进王家开小卖部的院子,往院子 里的待售商品上泼大粪。最后,这几名破坏分子,疑因自己已被大粪臭得受不了,才匆忙逃离。王家人经过清点,发现家里损失一万五千多元,买了消毒水、白酒等物除臭,二十多天仍恶臭难闻。很明显,这种不要脸的下 三烂手段是逼村民就范,因此王家报 警,但警方不予立案。
这让人想起抗战电影《地道战》中的一幕:游击队将村民转移到地道内,日 本鬼子为了把村民从地道里弄出来,开始往地道里灌水、撒辣椒面、放烟,结果根本不凑效, 小日本鬼子的战术被聪明的游击队战士一一瓦解。中国人都知道,小日本鬼子在中国 实行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恶魔,所到之处无不变成人间地狱。但是,再凶狠残忍的小日本鬼子,也没有用灌大粪的方式将村民熏出来。日本鬼子没有用在中国人身上的凶残手段,今天被中国人,用在了自己同胞身上,这说明刘智远村逼迁组织折磨人的智慧无穷无尽。
刘智远村强拆还有更恐 怖的:患有严重心脏病并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老村民张文水一家五口还在房子里时,便被50多个“东北仔”挟裹着两辆大型机械车包围了。前面油锤钉,后面挖机挖,一会儿便在周围挖出五米深五米宽的深沟。在挖深沟的时候,轰隆隆油锤车突然调转车身,用约1.5米长 50公分宽的锤头在二楼墙面打洞,整栋房子抖动,这是要活埋人的意思?赤 裸 裸的威胁,肆意毁坏别人财产,犹如在自家饮酒喝茶,毫无顾忌。这些人如此胆大妄为,背后没人撑腰是不可能的。所以类似的事,政 府和警方通常都不会管,尽管磕头求助,也没任何作用,逼到最后村民拿命去反抗,也就不奇怪了。
我是最不愿意用土匪来形容今天的强拆队的。因为,即使是已经被教科书妖魔化的土匪,也要讲个江湖道义,也有规矩和底线:文人学生不抢、囚犯娼妓不抢、老弱病残不抢。但是今天,地方为了拆迁,为了与民争利,手段已经无所不用其尽。连土匪也不会做的事情,他们也照做不误,而且还得意忘形,毫无羞耻感。为人民服务成了历史的笑话,为人民币服务成了人间的真理。老百姓遭遇逼迁、强拆后走投无路,已成为拆迁新常态。
今天,笔者恰好收到移动公司推送的防范恐 怖主义宣传短信:恐 怖主义是指通过暴力 、破坏、恐吓等手段,制造社会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财产,或者胁迫国家 机关、国际组织,以实现其政治、意识形态等目的的主张或行为。公安机关认为恐 怖 主义已成为影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因素,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因此公民应当加强反恐防暴教育和学习,提高群防联防意识。
在包括济南历下区刘智远村长时间的非法强拆中,强拆者的很多行为已经构成恐 怖主义的要件:“通过暴力、破坏、恐吓等手段,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财产。”这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行为,依法必须予以严惩。而参与逼迁强拆、危害人民群众生命 财产安全的强拆队,已经具备了黑社会性质,同样是非常严重的犯罪。遗憾的是,我们国家一方面在要求国人遵守法律,一方面却允许甚至纵容黑社会团伙以恐 怖主义手 段进行暴力强拆,这让法治和国家的尊严,荡然无存。
刘智远村这场在村组织支持下损招迭出的逼迁活动必须被追责!个别村领导演化成恐 怖活动的头头脑脑,其主要原因还是当地政 府组织纪律松散,没有教育管理好基层干部。逼迁活动中来势汹汹的那帮人马,看似在村民房屋门口挖坑,实则是给济南市区领导挖坑下石。看似把屎尿倒进村民家里,实则把污秽泼在了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他们毁坏的不是一户人家一个村庄,而是一个城市的形象美誉。

xuanxuan521

帖子数 : 3371
注册日期 : 15-05-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