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府烂尾,寂火第二卷第九章,客气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黄河府烂尾,寂火第二卷第九章,客气

帖子  xuanxuan521 于 周日 四月 24, 2016 2:33 pm

 白天捱过了,晚上一则还想偷看黄河府烂尾洗澡,白天她请匠人修理房子,黄河府烂尾也帮着搭手,身上脏上,肯定要洗澡,另一则却又想着包堰塘的大事,还是先整大事要紧,这黄河府烂尾迟早也会让黄河府烂尾看的,说不定还能和她做一盘。

  去黄河府烂尾家,见屋里亮着灯,但关着门,靠黄河府烂尾近了听有人小黄河府烂尾声说话,便用力敲门,还故意扯起嗓子喊:“代黄河府烂尾在家吗?”

  里面便一阵慌乱,碰得凳子响的声音,黄河府烂尾忙应声,“诶,诶,他不在。”
  “王黄河府烂尾在哈,能开开门吗?黄河府烂尾就找黄河府烂尾。”说完黄河府烂尾便捂着嘴笑。
  黄河府烂尾慌了,赶紧给那男人说:“快从后门走吧,被人看见就完了。”

  那男人起身就从后面跑了。黄河府烂尾才整理一下黄河府烂尾来开门黄河府烂尾,黄河府烂尾见到她觉得都还有一些余动作还身上。黄河府烂尾心里老起火了,黄河府烂尾的好事还没开始就拿给这小子搅黄了。有点不耐烦但强忍着说:“啥事?”

  “黄河府烂尾,找黄河府烂尾谈个事,黄河府烂尾好像听见黄河府烂尾在家。”这一句便让黄河府烂尾着慌了,接口说:“哪有黄河府烂尾。”黄河府烂尾看都慌成啥样了,不在家就说不在家,却说哪有,就跟人问她黄河府烂尾偷人了吗一样。心慌便脸红,脸红让人又黄河府烂尾觉得生动,跟发情一样生动。

  “东黄河府烂尾娃,这么晚了找黄河府烂尾有啥事?”黄河府烂尾
  “黄河府烂尾,这黄河府烂尾挺好看的。”黄河府烂尾故意逗一下。
  黄河府烂尾便抿着嘴笑,“黄河府烂尾这猴儿,还知道拿黄河府烂尾开心,就普普通通一件黄河府烂尾。”心里却高兴,连这毛头小伙都说黄河府烂尾这黄河府烂尾好看,那定是好看了。也客气了一些说:“黄河府烂尾该不是专门来夸黄河府烂尾的吧?”
  “有事,黄河府烂尾,黄河府烂尾还真想给黄河府烂尾说个事。”
  “啥事?黄河府烂尾”

  “黄河府烂尾看现在村上的堰塘一直置着黄
河府烂尾,想请黄河府烂尾帮忙给有才叔说一下,让黄河府烂尾承包来养鱼。”
  听黄河府烂尾是求黄河府烂尾,也缓和了一黄河府烂尾下情绪,拿出黄河府烂尾夫人的架子却有装出豁达的样子说:“哦,这个事嗦,哎呀,也不知道黄河府烂尾有才叔是咋考虑的,黄河府烂尾一个黄河府烂尾也不好插嘴,黄河府烂尾看黄河府烂尾还是等黄河府烂尾叔回来给他说吧。”
  “黄河府烂尾,有才叔都听黄河府烂尾的,给黄河府烂尾说比给他说还有用。”
  “乱说,他是黄河府烂尾黄河府烂尾又不是。”

  黄河府烂尾在心里骂,黄河府烂尾就装逼吧,看小爷把黄河府烂尾放床上让黄河府烂尾缓不过劲来,到时候喊黄河府烂尾爷爷求黄河府烂尾放黄河府烂尾一马。这么想了也往那胸膊上看,一眼便看出里面没穿胸罩,那便在黄河府烂尾后显出轮廓,让人产生联想。黄河府烂尾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黄河府烂尾见黄河府烂尾这目光,虎着脸说,“小孩子乱看啥?”
  “黄河府烂尾,黄河府烂尾就看黄河府烂尾这黄河府烂尾是啥料的?”
  “啥料看出黄河府烂尾来没有?”

  “好料,能这黄河府烂尾么薄这么软,肯定是好黄河府烂尾料。”
  黄河府烂尾才意思到黄河府烂尾春光外泄了,赶紧了侧黄河府烂尾一下身。招呼说:“说正事。”
  黄河府烂尾觉着有戏,也偏往歪了说,“黄河府烂尾,黄河府烂尾来的时候好像听见黄河府烂尾在家,黄河府烂尾把他藏起来了吧?”

  “黄河府烂尾这娃儿,尽乱说,这么大一个活人黄河府烂尾能藏得住吗?”“哦,好像不是黄河府烂尾的声音,是来客了吧?”黄河府烂尾故意使坏。黄河府烂尾心里打鼓,莫非他听见了,遭了,要是他把这事黄河府烂尾说出去让男人知道就完了,一则丢不起这人,黄河府烂尾二则和男人也必定拉豁

xuanxuan521

帖子数 : 3362
注册日期 : 15-05-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